1999 年 6 月 10 日

這 几 個 星 期 以 來 , 午 餐 都 是 吃 快 熟 面 , 有 時 甚 至 沒 吃 。 這 是 為 了 省 一 點 午 餐 錢 的 關 系 。 不 過 偶 而 吃 吃 快 熟 面 也 不 錯 嘛 ! 但 有 時 就 當 你 決 定 要 吃 的 時 後 , 有 些 人 就 會 一 直 講 你 , 弄 到 我 連 吃 都 沒 興 趣 了 !

今 天 我 和 一 位 同 事 交 淡 起 午 餐 他 到 哪 里 吃 才 知 道 他 一 個 人 會 到 離 公 司 較 遠 的 地 方 拿 東 西 還 順 便 在 那 吃 。 我 聽 了 很 驚 訝 ! 一 個 人 吃 午 餐 ? 對 我 來 說 我 寧 可 買 回 來 或 索 性 不 要 吃 。 想 到 午 餐 要 一 個 人 吃 真 可 憐 !

午 餐 對 我 來 說 可 算 是 我 一 天 的 精 神 糧 食 。 若 因 為 某 種 原 因 而 使 原 來 的 午 餐 計 划 給 取 消 了 , 我 一 整 天 就 沒 什 麼 心 情 了 。。。

或 許 我 真 的 很 怕 寂 寞 。 到 什 麼 地 方 都 離 不 開 朋 友 。 要 是 朋 友 取 消 了 約 會 , 我 是 不 會 一 個 人 到 處 逛 的 。 我 曾 經 想 嘗 識 一 個 人 逛 街 、 用 餐 , 但 總 覺 的 沒 趣 。 若 是 有 一 天 我 真 的 自 己 逛 街 , 自 己 到 外 用 餐 , 那 我 一 定 是 對 我 身 邊 所 有 人 感 到 心 灰 意 冷 了 !

Advertisements
1999 年 6 月 10 日

1999 年 6 月 09 日

我 已 很 久 沒 將 心 情 記 在 這 了 。 其 實 這 几 個 月 以 來 , 發 生 的 事 情 很 多 。 有 快 樂 的 、 有 憤 怒 的 、 也 有 不 愉 快 的 。 在 今 年 除 還 告 訴 自 己 將 會 讓 自 己 快 樂 些 , 不 再 記 下 不 愉 快 的 事 。 不 過 , 咳 。。。 我 發 現 不  是  我 一 個 人 就 可 以 使 自 己 快 樂 的 。

大 家 都 說 : 『 錢 不 是 萬 能 的 。 友 誼 和 親 情 是 不 能 用 錢 來 衡 量 。 』 但 對 我 而 言  至 少 錢 可 以 買 到 他 們 的 一 點 時 間 與 意 見 。 以 前 要 到 哪 兒 玩 、 哪 兒 逛 , 意 見 提 了 大 家 都 贊 成 。 或 許 一 但 踏 入 了 社 會 , 工 作  的 工 作 、 拍 拖 的 拍 拖 , 個 有 個 忙 。 一 個 月 都 很 難 見 面 兩 三 次 。 有 時 我 在 想 : 『 若 有 一 天 我 生 病 了 , 甚 至 完 全 康 复 了 是 不 是 會 有 人 知 道 ? 』

其 實 新 加 坡 也 不 算 大 , 但 每 次 見 面 都 是 找 附 近 的 地 點 。 既 使 有 好 的 地 方 去 也 不 會 輪 到 自 己 。 我 一 直 在 想 , 若 能 回 到 求 學 時 代 我 一 定 會 好 好 的 玩 個 痛 快 , 好 好 的 珍 惜 一 切 的 歡 樂 時 光 。

1999 年 6 月 09 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