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8 年 10 月 09 日

這几個月的心情都不是很好。
表面上是很愉快,但始終就是沒以前那樣。
最怪的就是,我應該將現在的心情 說給好友或知己聽,
甚至可以將它寫在日記里。
但我卻沒做到,因為說了好比沒說。
反而將心情記在這。
或許是想讓他/她們知道。
而且我總覺得日記是在一個人一但死了,才會被人知道他的心情心事。
但到時一切都太遲了。。。

1998 年 10 月 09 日